头条>正文

槐花在大连获得的情感待遇 天下还是头一份

2017-05-19 07:38 | 新商报 | 手机看国搜 | 打印 | 收藏 |评论 | 扫描到手机
缩小 放大

核心提示:水千里,山万重,凉月满天,后会有期。这意境里断然少不了一棵树,这棵树最好是老槐。

水千里,山万重,凉月满天,后会有期。这意境里断然少不了一棵树,这棵树最好是老槐。那么沧桑枯劲的枝干,酿出如此清新甜柔的花朵,醒目的反差里,托起的是年年岁岁不老的心意。槐香盈城,一份踏实在握的浪漫,一份轮回可信的保准,一份平复燥意的安恬。

槐树遍及大中国山山岭岭,泼生泼长,既不婉约也不坐果,但在大连获得的情感待遇,可谓天下头一份,以至于太多人误会它是大连的市花。“度娘”上此类传说比比皆是、言之凿凿。有人斩钉截铁地说:“大连市的别名叫做‘槐城’,大连的市花也就是‘槐花’”。有人纠正中透着遗憾,“大连的市花不是槐花是月季,大连的市树不是槐树是龙柏。在大连槐树名声显赫,年年有节过,但它不是大连的市树市花。”

槐花当年在大连市花评选中落败给月季,成为大连人心中多年的不解不甘,“月季香味宜人,是上等观赏花卉,具有很高的经济价值。适应性强,在各地均可栽植,而大连地区栽培品种多生长表现好,花大色艳味浓,因此被确立为该市市花。”

就因为月季“在大连地区栽培品种多生长表现好”?就因为月季“花大色艳味浓”?自1983年,它被确立为大连市花之后,实在未与这座城市发生过什么像样的情感互动。

把咱呼声很高的槐花挤出市花界的“上等观赏花卉”月季,竟然是40多个中国城市的市花,如此“遍地开花”,更替槐花抱憾。

老大连人对槐花,真叫一个情深意长。那一缕槐香,唤起的是患难与共的记忆,是得到佑护的感激与难忘,是平淡里的深味,青素下的高贵。

中国人向来有寄情山水花卉的传统,一朵足够有料的花,都能得无数次被抒情的机会,并被赋予各种意义,譬如香界婉约代表桂花和丁香。

有20多个城市立玲珑馥郁的桂花为市花或市树,“幽长柔浓却又婉转甜糯,圆润饱满,不出尘,不清高,不冷冽、不俗气,无论你身在何处,总会浸在这好像带着笑容的香气中。”“花气袭人知骤暖,桂花开在秋天,有了清冷的风的调和,少了腻多了干净,甜是清的,意境也如笼着轻纱的梦”……

有朋友惦记这自带笑容的糯香,每年都把宝贵的年假用在桂花开放时,放下行囊,就一头扎进黄昏或夜晚的小巷里,被香气引着走,“不知今夕何夕,不知身在何地,那种交付感,不叫幸福叫满足。”

这简直升华为梦里归人的精神耳语了。前尘旧事,半生唏嘘,皆被一团团桂花香驱逐一空。咱的槐花肯定不是这风格。

丁香居然是东北城市哈尔滨的市花。

自从民国诗人戴望舒在悠长的雨巷里,渴望偶遇那个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之后,惆怅就成了丁香的花语:“丁香花的味道,比桂花要明亮直接许多,近时浓郁远时清淡,清淡之后萦绕的,竟然是一丝愁苦,明亮的愁苦,清冽的愁苦,美好的愁苦,如同年纪不大的女孩子狂喜之后的怅然若失,以及一点失落,真是又芳香又忧郁。”想想哈尔滨悠久的东方莫斯科气质,真心觉得与惆怅的丁香不太搭。

咱的槐花绝无一丝惆怅、愁苦、怅然若失。

虽然因为太寻常而未能当选大连市花,但描写槐花的散文却铺天盖地,懂得感恩的大连人尤其爱“抒槐”。

写槐花的文字坦率说,都称不上美文,常常是简单地赞美一下槐花的清甜之后,笔锋一转,语调深情,结论铿锵:“每当饥饿临城的时候,是这满山遍野的槐花帮助人们度过了饥荒,槐花窝头、槐花饼、槐花包子和槐花饭,这小小的槐花补充了多少家庭口粮不足的空缺啊,槐树和大连人民就这样结下了不解之缘。”

“摘下一枝槐叶专心地数,在一二三四五,上山打老虎,老虎不吃面,专吃王八蛋的童谣声中,比最后剩下的‘硕果’……这一幕烙在一代人贫瘠的童年深处,成为温润的记忆,每当槐花飘香,总有一抹微笑漾漾心间,让大连的初夏格外值得期待。”

这份源自饥饿中的感情,这份诚恳无欺的香飘飘,就这样成为大连人开启入夏模式的一个精神按钮,成为“立夏”宣告后的一次“大连式”确认。

“家人闲坐,灯火可亲”,这是汪曾祺《岁月清供》里对家常宁馨生活的描述,那一树清浅的槐花里,又寄存着大连人多少“灯火可亲”的欢喜啊。这约等于“每一个村口都有一棵老槐树”的情感宽慰,世事艰辛,但总有一抹甘甜值得等待、追寻。

“万人丛中一牵手,使我衣袖十年香”,诗人的夸张里,香存的是挥之不去的多年伴随,只有具备特殊慰藉力的花,才配获得这样的赞美。

一抹清新无限清凉。

相关搜索:
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,共人参与

最热评论

刷新

    更多阅读

    点击加载更多

    热点直击

    今日TOP10

    猜你喜欢

    旅游热点新闻

    推荐搜索

    热点推荐

   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
   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